当前位置:首页 > 商机速递

国内首座“光伏整体民宅”在甘肃诞生

更新时间:2016-05-16【打印】【关闭】

日前,由北京仁晖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投建的“光伏整体民宅”在甘肃省华池县落成。该“光伏整体民宅”总面积约100平方米,兼具置业消费和产业投资的双重价值,由于采用了多种先进技术,其居住的舒适度明显优于传统民宅,而且每年还有不菲的售电收益。据了解,“光伏整体民宅”的光伏板屋顶装机容量10.2千瓦,预计上网后住户可通过售电年收入1.2万元左右。为精准扶贫探索出了一个可行的方式。

业内专家指出:仁晖新能源在国内率先推出的“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在光伏行业具有开拓性的意义:它实现了光伏系统由工程化向完成产品化的转变;克服了原有屋顶寿命与光伏系统寿命不对等的问题;赋予了光伏产业投资属性与置业消费属性高度统一的理念;为易地扶贫找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新路子,对实现精准脱贫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巧妙解决了农村建房贷款的问题,盘活了农村金融市场环境。

据悉,仁晖新能源经过多番论证、多次研究设计,在国内率先推出了“仁晖光伏整体民宅”,以及与之配套的“仁晖太阳吧”、“仁晖光伏防雨坡”。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就是以光伏系统为主题,为居民建筑一座民宅。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在外观上充分考虑了不同地域不同民族文化的建筑特点,设计了西北版、江南版、傣族版、蒙古版、中国楼阁型光伏别墅、欧美风现代光伏别墅等,在防火保温隔热御寒方面,广泛采用新型材料,采取了多项复合型技术,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在美观度上远远高出同地域传统民宅的审美层次,在居住舒适度上比同地域传统民宅更具有极大的突出优势。

日前,仁晖新能源在红色革命根据地甘肃省华池县已成功建成国内第一座“仁晖光伏整体民宅”试点。

仁晖光伏整体民宅推出的台前幕后究竟有哪些故事呢?对此,记者采访了北京仁晖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刘陇华先生。

刘陇华:传统光伏产业是个“伪投资”行业,大家却都在热炒“投资”

在网络上,“投资”的概念被解释为:指经济主体(包括国家、企业和个人)为了在未来可预见的时期内获得收益或使资金增值,在一定时期向一定领域的标的物投放足够数额的资金或实物等货币等价物的经济行为。

一个普遍的观点认为,光伏产业是投资型产业。光伏项目就是以光伏发电产品作为标的物,由个人、家庭或企业投入一定的资金,用于安装光伏系统,以获得在未来20年以上的售电收益的一种项目。从这个意义上说,光伏产业是比较符合“投资”的概念。

从静态的角度分析,光伏项目的成本回收期约为6~8年,根据现行政策,其稳定收益期20年。

但是客观分析一下,光伏系统一经安装,其售电价格就按照政策定死了,未来20年将一成不变。没有人对投资光伏项目后,未来20年的通货膨胀率做过预测。很难想像,假设光伏项目的收益率低于未来通货膨胀率,未来“稳定”的收益将会意味着什么?

刘陇华认为,光伏产业被定义为“投资型”产业,那么作为投资者(或项目业主、运营主体)就会千方百计扳着指头计算成本回收期、投资收益率等等,相对应的项目实施者(以及设备及产品制造商)就会千方百计的在降低成本上下功夫。而一个实业型的产业,被迫将所有功夫用在降低成本的层面上,这个产业被投机者和弄虚作假的不法者盯住,导致整个产业误入歧途、畸形发育的机会就会增加许多。

一般性投资行业,比如重金属、原油、期货、债券等,虽然存在不确定的风险,但同时在不同时机买入,其投资成本是不确定的,收益也是不确定的,类似于一场赌博,诡谲莫测的市场趋势更能激发冒险者的激情,成本的选择自己能够掌握,收益的大小完全在于自己的判断和深不可测的运势。赢了,或许一夜暴富;输了,或许倾家荡产。

而光伏行业不同,成本是确定的,投资者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收益是确定的,投资者毫无想象的空间,唯一不确定的就是意外的天灾人祸对系统的破坏和通货膨胀导致收益的缩水。

与其他投资行业还有不同的是,其他投资行业在预见到风险的时候,可以通过抛售标的物来套现,而光伏系统在运行数年后,一旦发现收益率出现动态亏损的趋势,安装在屋顶或其他地方的标的物——光伏系统虽然尚有现金价值,但由于行业技术进步的原因,旧系统基本不可能出售套现。

由此可见,光伏产业是一个“伪投资”行业,随着经济形势和金融形势的变化,这个伪投资行业究竟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一切都不得而知,刘陇华指出。

那么,不能定义为投资型产业,而光伏系统的组成部分——组件、逆变器、支架、电线电缆的组合除了用来发电之外,再无其他实用价值,在这种情况下,为我们生产清洁能源的光伏行业的分布式道理究竟应该怎么走?

刘陇华说:“两年多之前,我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能不能赋予光伏产业以置业投资的内涵呢?使它既具有投资价值,又有置业投资的价值呢?

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刘陇华终于找到了答案,推出了“仁晖光伏整体民宅”,这一创举创造性的实现了产业投资和置业消费的高度结合,给仅用于居住的民居赋予可以稳定增加收入的产业内涵,给仅用于投资收益的光伏产业赋予置业安居的消费内涵。另辟蹊径,给定位和前途不够明朗的分布式光伏领域开辟了一条不同凡响的新路。

刘陇华告诉记者,仁晖光伏整体民宅的成本只比同类型传统民宅的成本略高不多,远远低于传统民宅+同等装机容量光伏系统的价格。其居住体验和美观度、舒适度远远高于传统民宅,并引入了前沿的智能民居概念。

投资者变成了置业消费者,摆脱了单纯对收益的预期和对投资风险的判断,不再扳着指头计算投资收益率。每年一万多元的收入既是为基本生活托底的基本保障,又是实现置业消费后额外获得的奖励。

对于仁晖而言,也完全摆脱了行业内企业囿于千方百计降低成本的困境,实现了光伏系统产品化的概念,走上了不断挖掘民居内涵,打造高端光伏整体产品之路。

刘陇华:分布式光伏一股脑儿装上屋顶是不负责任的,但大家却都热衷于抢占屋顶

自从2013年,国家推广分布式光伏示范区以来,分布式光伏开始萌动。而2014年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国能新能[2014]406号”文件所界定的灵活备案方式,再加上2014、2015各种地方补助性政策的争相出台,2015年光伏扶贫政策的启动,机缘巧合触发了2015年下半年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大爆发,到2015年下半年,业内企业争相抢占全国各地的屋顶,所谓“得屋顶者得天下”的口号喊破了天。于是,一些园区屋顶、厂房屋顶、商场屋顶、别墅屋顶、民居屋顶皆成为业内企业争夺的对象,全国出现跑马圈屋顶的热潮。

大量的彩钢瓦厂房及仓储屋顶、民居屋顶很快被安装上了光伏系统。

可是,有谁问过,这些光伏系统究竟安装在什么样的基础上边了?光伏系统的承载体就能有无能力承载其上的光伏系统?能,一定能,这些方案大多数都是经过设计院审核过的,承重荷载、风载、雪载、极端气候都没问题……但是寿命呢?

当今彩钢瓦寿命一般都不超过15年,而大多数厂房仓储屋顶的彩钢瓦仅仅只有8到10年。光伏系统的政策性收益期20年,稳定运行期超过30年。彩钢瓦犹如厂房的皮,光伏系统犹如附着在皮上的毛。那么十年之后,彩钢瓦的寿命到期,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再说民宅,东南地区的民宅多半都是现浇顶,承载光伏系统没得说。我在西北地区看到,这里的民宅多半都是木椽上边堆积一层泥土,外层是瓦片。这样的民宅承受风吹雨打的能力十分有限,一般六到八年就得翻修,一直修修补补着住。而西南地区由于没有保温的要求,屋顶仅用来遮风挡雨,也是很单薄的,实在很难承担光伏系统的重压。所以在在西北地区的民宅上安装光伏系统,一旦出现房屋漏雨需要翻修,问题就复杂了。而西南地区的民宅安装都是问题。

所以,你们现在看到西北贫困地区的民宅屋顶上安装了大量的光伏发电系统,很欣喜,认为终于能帮助居民稳定脱贫了。看到大量彩钢瓦屋顶上安装了成片的光伏发电系统,很壮观,认为分布式终于得到普及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到,这背后隐瞒了多少屋顶的真相?暴露了多少企业的不负责任行为?若干年后,等到负面现象出现,将会对光伏行业带来怎样的坏影响?

刘陇华果断地说:“今天我站出来,明确宣布,我倡导分布式,但是我是反屋顶的。”

那么,能不能让分布式光伏系统摆脱对原有屋顶的依赖呢?能不能用分布式光伏系统再造一个新屋顶呢?

在这方面,刘陇华带领仁晖团队再次找到了答案。

刘陇华告诉记者:“我说过我在推广分布式方面是反屋顶的。我立志做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家,仁晖新能源是国家光伏扶贫首批实施单位。仁晖所做的分布式光伏不追求眼前的短期利益,一定要实现“仁晖”的“仁济万民,晖映天下;理念领先,立足长远”经营理念。我们所做的系统一定要实现30年以上的寿命,保证20年以上的稳定运行。”

“在市场上,仁晖新能源有所为有所不为。彩钢瓦屋顶,选择性地做。谁能拿出自己的彩钢瓦屋顶具备30年以上寿命的铁证,我们才能为你安装,否则,给多少钱都不安装。哪座民宅能被证明具有30年以上的寿命,我们可以在你的屋顶安装‘仁晖光伏防雨坡’,否则非要安装,你只能选择‘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和‘仁晖太阳吧’。这两种安装模式完全摆脱了对原有屋顶的依赖。仁晖光伏整体民宅为你新建一座全新概念的房子,兼具投资价值和置业消费价值;仁晖太阳吧为你在庭院里拓展一个新的储物空间,并具备稳定收益价值。”

刘陇华:易地扶贫是精准扶贫的失败案例,很多人知道,却没找到出路

从上到下,大家都在抓精准扶贫,而易地扶贫是精准扶贫的一种很重要的方式。“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对象主要是居住在深山、石山、高寒、荒漠化、地方病多发等生存环境差、不具备基本发展条件,以及生态环境脆弱、限制或禁止开发地区的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国家要用5年时间对“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力争“十三五”期间完成1000万人口搬迁任务,与全国人民一道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愿望很良好,目标很宏伟。实际上各地搬迁出来,重新安置的房子盖的也很漂亮。可是有谁真正去了解过移民新村中居民的生活状态?刘陇华说:“我带领团队并邀请了几位专家在西北某些地区走访了大量的移民新村,当然走访的目的是考察分布式光伏可待开发的市场潜力。可是让我震惊的是,移民新村虽然不能说是十室九空,起码有接近一般的人并没有住进去,或者住进去后又离开了,回到山里去了。”

为什么?因为有房子无产业,他们无法生活下去。

刘陇华说:“我当时就在想:能不能在给他们盖房子的时候,把产业附带在房子上面呢?光伏产业能不能承担这个使命呢?”

解决方案依然是“光伏整体民宅”。刘陇华认为,如果在落实易地扶贫政策方面,全面采用仁晖光伏整体民宅作为移民新村的新建住宅,那么,在房屋建设成本增加不多的前提下,新移民不但有了全新体验的舒适漂亮的住宅,而且每年还能保证有一万多元的收入,居住条件改善了,基本生活有保障了,脱贫目标基本达成了,并且仁晖光伏整体民宅无需专人值守,收入源源不断,何愁新移民不能安居乐业?每年有了这一万多元的收益打底,新移民完全可以在此基础上发展其他致富产业,输血功能激发造血功能,精准脱贫何愁不能一步到位。

因此,仁晖光伏整体民宅是打破易地扶贫困局直接、有效的项目。

刘陇华:农村居民建房贷款难,但有了“光伏整体民宅”,银行抢着找你贷款

普通农村家庭由于收入来源不稳定。要贷款很难拿出像样的抵押物。而现在农村盖一座民宅起码要十几万。孩子长大了,要结婚,要盖新房子。钱不够,银行贷款无抵押物,民间借贷引发纠纷不断。那么有没有一种好办法,让农民在盖房子的时候,能够轻松拿到贷款,农民不用担心承担还款压力,而银行不用担心贷款违约的风险呢?

刘陇华说,农村建房贷款难,怎么办?建仁晖光伏整体民宅就可以解决问题。仁晖新能源跟国内几家地方性银行已经签订了协议。以仁晖光伏整体民宅的预期售电收入作抵押,银行可给予建房款60%的贷款,并且农户家庭无还款压力,扣除贷款本息之后还有盈余收入。银行无贷款违约风险,两厢受益。

版权所有:扬州市浙商联合会 地址:扬州市开发东路88号奥邦国际商城 技术支持:百特网络扬州英才科技技术学校